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宁波华美妇女医院营业时间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1 11:49:44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宁波华美妇女医院营业时间,宁波华美女子医院人流多少钱,宁波华美医院人流技术怎么样,宁波华美妇女医院做无痛流产多少钱,华美医院好不好,宁波华美妇女医院行不行呀,郑州环城北路华美

  原标题:当英国“学霸”遇到韩式“魔鬼教育”

  

  (从左至右)汤米·雷纳德,伊万·米尔斯,莎拉·詹金斯

  

  莎拉·詹金斯和韩国同学们在食堂用餐。

  继纪录片《我们的孩子足够坚强吗?中国式教学》之后,英国广播公司(BBC)于2016年12月推出了全新的学校交流项目纪录片《学校互换:韩式教育》。来自英国威尔士南部彭布罗克郡圣戴维斯中学的的3名顶尖学生——莎拉·詹金斯(Sarah Jenkins)、汤米·雷纳德(Tommy Reynolds)和伊万·米尔斯(Ewan Miles)赴韩国首尔江南区的两所顶级中学体验3天校园生活,并为英国教育工作者带回了解东方教育体系的第一手资料。

  多年来,韩国在国际学生评估排名(PISA)中的表现一直领先于英国。PISA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(OECD)自2000年开始对近70个国家的15岁学生进行的国际学生评估考试,测试学生在数学、科学和阅读等方面的能力。最新结果显示,英国学生在这个三年一度的全球性评比中表现稳步上升,但英国的教育者不得不接受这样一个事实:与亚洲特别是韩国相比,他们的基础教育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——4年前,韩国在68个国家的15岁儿童数学测试中排名第五,而英国这个曾经世界公认的优质教育提供者,排名仅为26。

  “这是拥有严格的政治制度及教育制度的国家,这里的一切似乎都与自由主义精神无缘。”谈及韩国教育,英国《每日邮报》坦言,“在这个与英国相距7000英里的国家,教育二字显然有着不同的含义。”

  在韩国,规矩就是一切

  第一天踏入韩国中学的校门,莎拉·詹金斯(Sarah Jenkins)就意识到即将开启的校园生活将“非常辛苦”。在这所位于首尔江南区的顶级女子中学里,莎拉以往熟悉的一切——从化妆、佩戴首饰,到穿孔、美甲都被禁止。与这些相比,最让她无法忍受的是校服裙子的长度必须盖住膝盖。“我觉得自己穿得像个空姐!”套上死板的双排扣上衣,莎拉几乎要哭出声来。

  虽然有些不适应,但莎拉不会冒险挑战这些规则。在这里,任何一次微不足道的“叛逆”,都会导致诸如刷厕所这样的惩罚。然而,面对即将开始的一天14个小时的学习生活,莎拉还是在开始时就触了红线——早上7点半,当其他学生在课堂上奋笔疾书时,这个16岁的英国女孩竟然睡着了。她把这次“逾矩”归咎于课堂“过于安静”:“大家都在低头做笔记,而在英国的课堂上,学生们叽叽喳喳的……我们更喜欢同学之间互相讨论或与老师讨论,而不是单纯地把老师说过的话都记下来。”

  一天之中,这个受不了束缚的女孩最盼望的就是体育课,因为这样“可以活动一下,出去透透气”,但她很快发现自己的想法过于天真。“(体育课)简直就是新兵训练营!看到他们排成队做伸展运动,我吃惊得说不出话来。”几节课下来,莎拉渐渐明白,在韩国,“规矩”是每个学生必修的学问。“这里你必须服从规矩……学生在走廊里见到老师,都要停下来向老师鞠躬,更不可能和他们顶嘴”。

  另一边,男孩们的高中生活也不好过。他们就读的高中早上7点半就开始上课,而通常在这个时间,两个英国“学霸”还在呼呼大睡。或许是因为不适应新的时间表,上学第一天,汤米就睡过了头。虽然只迟到了5分钟,但他仍然要接受惩罚——第二天要提早到校1小时打扫整个走廊。“韩国的学校生活太紧张了!在威尔士,我们上午9点上课,下午3点半放学。在那之后的时间是完全自由的。”汤米告诉“威尔士在线”网站,“当我告诉韩国同学这些的时候,他们都不敢相信。”

  除了严格的作息时间,更让两个男孩“震撼”的是教师的威严。由于他们的到来,教室里出现了一阵骚动,一名女老师挥起教鞭促使学生“恢复平静”。两个男孩吓坏了,伊万甚至觉得这一幕让自己有些心里阴影。“她敲打书桌、墙壁甚至几名学生的手。”他说,“在英国,如果哪个老师敢这么做,她一定会被纪律委员会请去喝茶,但在韩国,人们习以为常。”汤米则直呼眼前的一切不可思议,“英国父母看到这场景或许会和老师动手,但在韩国,学生父母会鼓励老师这么做,甚至要求他们打得更多一点!”

  生活就是上课、上课、上更多的课

  除了纪律,韩国学校让英国学生备感“震撼”的另一个方面,是学生们花在课堂上的时间。“他们早晨7点半上学,直到晚上10点或11点才结束学习。他们真的没有太多时间参加课外活动。对他们来说,生活就是上课、上课、上更多的课。”汤米告诉BBC。对这个出身英国教育世家的男孩来说,韩国老师讲课的速度简直“令人发指”。“老师讲得太快了。你在课堂上稍不留神就会错过很多内容,老师绝不会重复之前讲过的内容。”一节疾风骤雨般的课程过后,学生们只有10分钟的时间休息。到了午休的时候,很多学生干脆趴在桌子上睡觉。

  事实上,在韩国上学的第一天,伊万就感受到了来自课堂的巨大压力。他在英国的联考中拿了12个A,但是在韩国的课堂上,他听得一头雾水,就连平时拿手的数学课,也像是听天书一般。“我必须很努力才能跟上。”伊万说,“他们的数学课太超前了,简直比超前更超前。”或许是为了给两个英国孩子打气,BBC制片人将去年威尔士的GCSE数学考卷拿出来进行随堂测试。已经做过一次的伊万开始觉得这是个好消息,但随后发生的事让他的信心彻底遭到“碾压”——原本设计需要1小时答完的考卷,韩国学生只用了15~20分钟就交了卷。“我太吃惊了,我注意到,很多人看到卷子甚至笑了出来,我旁边那个手臂打了石膏的学生甚至都答得比我快”。

  当监考老师问起有没有人认为这张试卷有难度时,只有汤米举起了手,这个来自英国的“学霸”甚至没有做完。在英格兰,同样一份试卷去年有40%的16岁学生连C的成绩都达不到。但韩国数学老师称,这份考卷中的问题在韩国只相当于十二三岁学生的难度。这样一番言论,让两位英国“学霸”目瞪口呆。

  学习不够优秀,你就会被无视

  一天的课程结束后,韩国的中学生们不像英国学生一样呼朋引伴踢球玩乐,而是奔赴下一个“战场”图书馆进行自学。如今,韩国政府实行了宵禁令以减少韩国学生“过度受教育”的现状,但这并不能阻止学生回家自学。

  放学后,伊万在寄宿家庭里的伙伴Young Chan带他一起去当地的图书馆自习。他们必须尽早去排队,因为很多人都在那里占座。“图书馆里的情景让我感到惊讶,竟然有那么多人在安静地学习,其中甚至有10岁的孩子,韩国人的勤奋和努力让我印象深刻。”伊万告诉BBC。

  对Young Chan而言,每天14~16个小时的学习已是家常便饭。在伊万眼中“苦行僧”式的学校课程结束后,Young Chan还要进行长达5个小时的自学。Young Chan说:“我觉得,课后复习新学的知识真的很管用。我会在家附近的图书馆学到10点,等图书馆关门,再回学校学到12点。”

  除了在图书馆自习,不少韩国学生会在课后奔赴私立夜校,汤米在寄宿家庭的伙伴Min YoungSung就是其中之一。Min YoungSung称,自己从没想过“教育是否应该更宽松”这样的问题,他只知道每年一次的KSAT考试(相当于中国高考)不仅决定了你是否能进入大学,还将决定你未来的人生。

  不久前,Min的朋友YenKim考上了首尔大学,这是他每天学习16个小时的回报。但并不是每个人付出辛苦就会有收获,Kim身边有很多学生因为不堪忍受巨大的学习压力而自杀。“这真的太难了,尤其是韩国有很多学生想要考进大学,竞争太激烈了。”他告诉BBC,“我失去了两三个朋友,他们都是因为压力太大而自杀的,去世的时候都只有十五六岁。”

 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报告称,上世纪60年代韩国的国民收入水平同阿富汗相近。由于重视教育,该国年轻人在学术成绩上取得飞跃,超越了不少老牌工业国家。但这样的成就伴随着高昂代价。《每日邮报》称,自杀是韩国年轻人死亡的首要原因。“正是以结果驱动的学习方式造就了这一切。在这里,如果你学习不够优秀,你就会被无视。”汤米说。

  韩国父母为了给孩子提供较好的教育资源费尽心力。Young Chan的爸爸每周末都要出去打工,为他赚补习费。为了能让他接受更好的教育,他们全家搬进很小的公寓,因为公寓附近的学校教学质量比较好。“从西方人的角度来看,这是巨大的牺牲,但对韩国人来说,为孩子牺牲这些是很正常的。”Young的爸爸说。

  在圣戴维斯中学的老师大卫·海恩斯(David Haynes)看来,韩国的教育水平是一流的,但这并不意味着英国的学生格外落后。“英韩两国的学生可能无法达到相同的学术水平,但英国孩子显然发展更全面——汤米会打橄榄球,莎拉是个游泳健将。未来,英国青少年将与韩国同龄人在全球化的世界竞争,而这样的世界需要多元化的人才。”(贾晓静)

  (摘自《青年参考》1月4日16版)

  (责编:左瑞、邓楠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华美女子医院人流